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寿慧生 >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师节宣言?

10
2017

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师节宣言?

教师节的时候总会看到有人讨论教师宣言,每次都会让我想起下面几行文字。

 

“I have come to the frightening conclusion that I am the decisive element in the classroom.

我终于意识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事实——我是教室里的主宰!)

It is my personal approach that creates the climate.

(是我的个人行为方式决定了教室里的氛围;)

It is my daily mood that makes the weather.

是我的每一天的情绪决定了教室里的天气变化;

I possess tremendous power to make life miserable or joyous.

我拥有无穷的力量,可以让生活变得痛苦或者变得欢快;

I can be a tool of torture or an instrument of inspiration,

我可以是一个折磨人的利器,也可以是让人激励向上的良药;

I can humiliate or humor, hurt or heal.

我可以带来屈辱,也能带来幽默;能伤害,也能疗伤;

In all situations, it is my response that decides whether a crisis is escalated or de-escalated, and a person is humanized or de-humanized.

在所有的情境里,我的回应可以决定一场危机升级还是缓和;一个人被人性化还是被非人化。

 

Haim G. Ginott, Teacher and Child: A Book for Parents and Teachers

海依姆·吉诺特《教师与儿童:给家长和教师的一本书》(1972)

 

两年前的这时候,我们夫妻刚回国,钟情于“艺术统合教育”的概念,希望能对国内基础教育有所贡献,所以邀请了两位美国教师到北京做了两场这方面的公益讲座。交流过程中两位老师都不约而同地提到这段话对她们的深刻影响。Mary Evans校长说,她每次组织教师聚会时,大家都齐声朗诵这段话来结束会议。我读了之后非常感动,当时译出这段话,并排成诗句,因为我觉得它有诗情。

这也是我钟爱吉诺特的原因之一。如今市面上流行的简.尼尔森的《正面教育》系列和吉诺特的书在理论和方法上都有相通之处就正面教育而已,吉诺特早尼尔森20年,可谓是此方面的先驱)。但我更钟情吉诺特,因为他的文字饱含诗意和激情!国内似乎还没有他的译本。时间允许的话,希望能译过来,算是对这位英年早逝的智者的致敬!

如果是我,我会把这段话作为教师宣言和座右铭,挂在办公室的墙上。其实,这段话不也应该是每个家长贴在浴室镜子上,每天早晨读一遍的吗?我们刻意把教师和家长这两个标签分开,却忽略了两者背后的共通之处——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,我们的主要目标其实是在培育孩子的心灵,完善一个灵魂,让TA懂得如何做人,学会去体察自己的内心和周围的环境,让TA变成一个自觉和觉他的主体--也就是心智上的成熟。换句话说,教育的终极目的不是培养一个工程师或者运动员,甚至不是一个诗人和画家--这些都是在技巧和职业层面上而言。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为未来培育一个合格的家长和教师,一个能够正面影响其他人的社会个体。

教师节快乐!

推荐 1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寿慧生 寿慧生

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,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政治学博士。曾在弗吉尼亚州克里斯托弗·纽波特大学任助理教授。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政治经济学。目前主要关注全球化、国际发展、比较公共政策、中美关系、地方治理与参与、非传统安全。曾在国际刊物发表若干篇学术文章,是三本书的作者和合作者。新书《Globalization and Welfare Restructuring in China: the Authoritarianism that Listens?》最近由Routledge出版社出版。2010年获得全美中国政治学学会(ACPS)最佳学者论文奖。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